两天前你发了新歌,作曲人是“王源”两个字。

那首歌我不敢多听,它是比洋葱还狼的催泪弹,前奏一响,整张脸都难受,鼻子发酸,视线也要模糊。那首歌总让我想起蔡依林的《我》——“当一天掌声变少,可还有人对我笑,停下歌声和舞蹈,我是否重要。”

MUSE全球巡演的最后一站与首站相同,蔡依林兜兜转转走遍几大洲几大洋,又回到了台北。那天,她一袭白裙,站在挚爱的歌迷前,抖着声音说了很多,其中一句我印象深刻:“从出道到现在,蔡依林这个名字就承载了太多的争议,喜欢她的人和讨厌她的人一样多,但我一直在这里,从来没有走开。”随后,她哽咽着剖开自己,解析自己,直面内心的恐惧与迷茫,以更加昂扬的姿态继续前进。

现如...

众生皆苦,只有你们是甜的💙💚

先前我总觉得人生苦短、转瞬即逝,短暂到任何平凡冗杂的琐事与枝端末节都能被轻而易举地牢牢记住,然而直到不久前我才发现,成长的本质是遗忘:忘掉胆怯就学会勇敢,忘掉鲁莽就学会谨慎,好的不好的,所有的体验与感触都会被冲淡,都会变得模糊不清。

遗忘才是生活的主旋律,我想记住每分每秒的你,何其之难。

2016年,你17岁,跨越半颗蓝色星球,大荧幕之梦的第一站在美国纽约。《长城》是你参演的第一部大荧幕作品,现在想来,仍是满满的骄傲和幸福感——这是我才15岁的小爱豆,认真用心地演绎,心思纯净,眼神清亮,一步一坚实,一步一惊艳。

2017年,你18岁,考入北京电影学院,演员成了继续前进的身份,音乐仍是心头...

北京 八月 飒爽金风
蓝绿灯海 歌声 尖叫
凌晨街头的暴走
小姐妹牢牢捏紧的微汗手心
还有因为喜欢而掉下的热泪

遇见你们真的很幸运,希望你们能一直一直,一起走下去

要勇敢哦,我的小朋友💙💚


站在你们身后的第730天

——你要放弃吗?

——不要。

2018年夏秋,终于有机会来重庆。

千厮门大桥夜景好美,蓝绿的灯牌好美,大家整齐划一的合唱好美,山水人居,风雪艳阳,全都好美。他们正是被这样的脉脉温情裹挟着,在彼此的陪伴下,羽翼渐丰的吧。当两个山城少年的名字紧紧依偎着出现在重庆最高楼上时,广播里的倒数和耳边的尖叫都化成了细小的白噪,像上帝失手在山城撒了一把胡椒粉,熏得人红了眼眶。

LED屏应援正好是五分钟,可人不是活一辈子,不是活几年几月几天,而是活那么几个瞬间。五分钟很短,五分钟也很长。我的人生里有无数个五分钟,它们每个都珍贵,但唯有这个最难忘。

重庆是那种非得真正来一次,才能知道它多么有温度的一座城市。所以,当你听说嘉陵江夜风缱绻,疑惑半打山城啤酒到底够不够醉时——

请来重庆吧。

我们,明年再见💙💚

过度沉湎 OVERDOSE Ⅶ

三好学生×不良少年 

*后期存在部分剧情可能引起不适

*请谨慎选择阅读

*插叙零散预警


VI


1.


王俊凯仰头躺在沙发上,仔细回味他七十二小时的初恋——没什么好回味的。

王俊凯没法准确形容他此刻的心情,愤怒的余热反复炙烤他的理智,想得到的,不愿失去的,不甘心又想就此妥协的感觉交织在一起,糅合成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明知王源不会认真对待任何一份感情,却还是没法压下胸口翻涌的冲动,再用如此残酷的方式将这段畸形且短暂、或许都没法称之为“爱情”的关系草草了结。

拥抱,亲吻,抑或是最简单的十指相扣,都是这辈子头一遭。

王源只是拿他寻开心,但是他从...

过度沉湎 OVERDOSE VI

三好学生×不良少年 

*后期存在部分剧情可能引起不适

*请谨慎选择阅读

*插叙零散预警


V


1.


罕见的寒流袭击了这座并不靠北的城市,最近三天下的雪,比过去三年下的雪的总和还要多。

王俊凯拢了拢校服外套,晚自习已经结束。临下课时同桌问了道叠加复合场的物理题,他一股脑讲完了,可还是耽误了好一阵子。

街道的人烟已经非常稀落,显得有些冷清,王源不知从那个角落里跳出来,脚步声由远及近,一步一步到王俊凯的身旁。

“怎么没来上课?”王俊凯的嘴角扬起一个轻微的弧度,微微低头,抓起少年的手腕放在掌心里捏了捏。

他看他穿了件没什么装饰的皮夹克、做旧牛仔裤...

过度沉湎 OVERDOSE Ⅴ

三好学生×不良少年 

*后期存在部分剧情可能引起不适

*请谨慎选择阅读

*插叙零散预警




1.

窄巷走到头,再转两个路口。

雪没有在下了,冷风倒灌进衣领里,王俊凯忘了要缩缩肩膀。气质干净少年在被寒风刮剐得褴褛的灰墙间行走,像道闪亮的白刃,斩断了不断散发着破败腐朽味道的老楼。

霓虹灯旖旎闪烁,夜店破旧的木质百叶窗活页门从肩膀到膝盖;浓烈辛辣的烟酒气味和各色脂粉香水的气味从上下两头往外溢出,纷纷杂杂像碟打翻了的调色盘;泥沙混着泥水往下流,搅出一滩令人作呕的浑浊粘稠物。

王俊凯嫌恶地蹙眉,强烈的鼓点声敲在他的神经末梢上,太阳穴也跟着一起突突地疼。他不厌其烦地...

过度沉湎 OVERDOSE Ⅳ


三好学生×不良少年 

*后期存在部分剧情可能引起不适

*请谨慎选择阅读

*插叙零散预警

(屏蔽重发)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哦。”

王源把眼睛埋进手机屏幕里,力度很大地划拉着,幽幽的荧光在面庞上忽明忽暗。他像个鼻尖贴在水族馆巨大的冰蓝色曲面玻璃上的稚气孩童,粼粼波光在双颊上绸缎般舞动,鱼群拖着深蓝色的倒影从他的鼻尖掠过,在臆想中留下专属于海洋生物的咸腥气味。

王源的注意力不在王俊凯鼓起勇气的表白上,他显然不太相信王俊凯的话,就像头一回来到水族馆的孩子往往不太相信“鲸鱼不是鱼”这样的科普小知识一样。

他们总是更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——有鳍有尾...

© 孟非晚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