灯影畔 (三)

金主×小摄影师   

R18  新手上路,注意避让

请勿上升真人!

(二)

 

1.

 

“你想听什么样的回答,我就给你什么样的回答。”

 

少年的声线清冽微凉,宛若纯净深海中随波摇晃的一块浮冰;霓虹灯旋转的华美灯影笼罩着他白皙精致的脸庞,像被盖上了一副斑斓华丽的宝石面具,妖冶美丽却冷漠冰凉。

 

王俊凯看着这张疏离的脸庞,触到了前所未有的不真实感,他不动声色地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少年,原本自然搁于膝上的手指骤然收紧成拳。

 

“只要能给你提供你想要的东西,就可以从你身上得到相应的回报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

“是。”

 

“无论是谁?”

 

他没有犹豫,语气铿锵又坚定地开口:“是。”

 

这一瞬间他感到鼻根发酸得厉害,默默在桌下将一只手紧紧攥到另一只手中,圆润的指甲陷进了苍白的皮肤里,留下深深的凹陷。

 

酸涩先是淅淅沥沥而后倾斜如注,虽然争执没有爆发,但火药味还是随着呼吸弥散进了空气,如同瘟疫一样四处肆虐,无孔不入地钻进细胞间的每一条裂隙。

 

然后再无言以对。

2.

点我



 

3.

失落与空虚如同洪荒石流席卷而来,不亚于任何一场战乱。

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秘密,心照不宣而自鸣得意的秘密。他也有,那秘密只有短短三个字,正巧与王俊凯重名。更加准确地说,秘密是一个包含这三个字的短句——想和王俊凯一起消磨这漫漫人生。

缓了好一会儿才终于不再眩晕,王源先是摸了摸曝露在空气中已经开始发凉的胸口,然后才慢腾腾地坐了起来。

他看见王俊凯手里夹着支烟,坐在沙发上有条不紊地吞吐着烟雾,锁骨上那枚鲜艳的吻痕颜色重得像胎记——想了好一会儿,还是记不清那枚吻痕到底是不是自己弄上去的。

他蹙了蹙眉头,把身上黏黏糊糊的衣物剥了个干净,起身就往浴室走。

“去干嘛?”王俊凯一把攥住王源的手腕,使了点劲,脱力虚软的少年踉跄了两下,差点跌倒。

“去洗个澡。”王源这才注意到王俊凯那侵略性极强的眼神和意味不明的笑,心中突然生出几丝不悦。他向后退了半步,想要挣开王俊凯的束缚:“他妈这还要问。”

“你这突然的怎么了?”王俊凯没让他把手挣开,也摁灭烟起了身,和他面对面对峙着。

“你他妈有病啊,放开!”

“你又在发什么疯?”

“又?!什么叫又?”王源试图掰开那只死死限制住自己的手,冷哼一声:“精力这么好,我可受不了。”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王俊凯被他的话惊得楞了楞,神情语气迅速冷了下来。王源这话说的,就好像刚刚那个非要和自己做的人不是他似的。

“我是签了卖身契还是怎样,我是被你包养了又不是你的奴隶!你犯不着这样管东管西的!我是不是喝口水都得给你报备一下,再顺便告诉你是用哪个牌子的热水壶烧的?”

少年歇斯底里地吼着,一张憔悴凌乱的小脸被涨得通红,光溜溜的身子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,随着呼吸的幅度打着颤。他就像只刺猬,孔雀开屏般地将浑身坚硬的利刺伸展开来。

王俊凯显然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,神色讶然,手心的力度陡然一重。

“嘶…别这么用力…”王源委屈地晃了晃被牵制住的那只手腕,一副欲哭的表情:“疼…”

王俊凯闻言居然慌了阵脚,立刻把手给松了,但少年细瘦的腕臂还是被勒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痕,在苍白而毫无血色的皮肤上,像一条红色腕带。

心中原已达到阈值的愤怒与不满居然就这样倏地烟消云散了,其实王源也只不过是略带委屈地嘟哝了句疼,然而这又能昭示什么呢。

王俊凯伸出指尖,无奈怜惜地触了触少年手腕上的那道红痕:“对不起。”

这大概是他迄今为止做出的最大的低头与退让。

“对不起,辛苦你了。“王俊凯将光裸的少年揽进怀里,一下一下地轻抚他纤薄削瘦的脊背,不带丝毫情欲,充满了珍视的小心翼翼。

少年的漆黑的瞳孔惊恐地收缩着,紧张不安地放轻了呼吸,脸上的表情有些不知所措。

他觉得自己又开始动摇了,好不容易凉下来的心脏,又要被这莫名其妙的热度引燃了。

在畸形的情感交易中不慎交出了理智,所以往后只好小心翼翼维持着两人之间微妙脆弱的平衡,战战兢兢提防着逾矩之后可能跌进的万丈深渊。

他只是厌恶王俊凯那毫不在乎却强制监管过多的、骄傲到刻薄的语气——就算他爱王俊凯胜过这世上的一切,那也绝不能成为他能居高临下地对着自己指手画脚的理由。他只是个普通人,也像所有的普通人那样热爱蓝天,他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,也不是任何人的所有物。

“王俊凯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不如我们…”

“还是先去洗澡吧。”王俊凯蓦地松开手臂,干脆利落地将他的话打断了。

少年愣住,身体不住地瑟缩了一下。从他这个角度,恰好能看见玄关衣帽架上挂着的深蓝色外套,那根粉红色的卷曲长发仍在原处,如同一道息肉增生的瘢裂,由肩头辗转匍匐至胸口,触目狰狞。

心底燃起的那些微弱的、带着奢望的火光,又一点点暗了下去。

蜿蜒曲折的唇峰相叠又分离,只说了一个字。

“好。”

4.

浴室里氤氲着温暖的水汽,花洒的水声哗啦啦响个不停,王源机械地擦洗着酸痛的身体,任由滚烫的热水打在皮肤上。高温将苍白的皮肤烫成了虾粉色,灼得人生疼。

由头来过并不是什么非常艰难的事情,就算说出口后结局要交给上帝选择王源也绝不会后悔;但王俊凯就好像下定决心要阻止上帝做出选择似的,非要打断这件事件前进发展的趋势。

替王俊凯做出选择的正是王俊凯本身而非上帝。这样说来,倒像在说王俊凯就是他的上帝。

可谁都不是谁的上帝,他不为上帝而活,更不为王俊凯。

其实说到底也只是不爱罢了。

5.

王俊凯又燃了烟,夹在指间,没有吸;王源从浴室里出来,顶着头湿发就拱到王俊凯身侧。

王俊凯已经习惯了少年这段时间突如其来的亲近黏人,便顺势将人圈在怀里,收紧了手臂。王源太瘦了,骨架虽宽阔,但血肉纤薄,被圈在怀里时只有小小的一团;肩胛骨随着手臂的动作而动作,锋利的骨头几乎要将这副精致完美的皮囊戳破。

“不是你说的吗,抽烟对身体不好。”王源将脑袋搁在王俊凯的大腿上,作势去抢王俊凯手里的烟,微湿的发尖将睡衣洇出一小片深色的水渍,凉凉的。

“那是让你别抽了才那么说的。”

王源听了,只微微一愣,便立马不闹他了,窸窸窣窣爬起来,起身去摆弄电视柜上那台DVD机。

他是不是对谁都这样一套一套的,净是些好听的漂亮话。

DVD机的卡槽弹开时,里面躺着一张光盘。王源用三只手指卡住那张薄薄的塑料片,取出来仔细端详了几下,又重新推回播放器中,开始播放。

内容恰好是他和王俊凯一起看的第一部,也是唯一一部电影,《春光乍泄》。

他席地坐下,蜷着身子打算再看一遍。王俊凯仍在沙发上,盯着王源脑后被剃得很短的发茬,一支接一支地点着烟。

是薄荷烟草。

暗沉的房间像被洒满了灰色的粉尘,灰蒙蒙地让人喘不过气来。开了暖气以后室内并不特别冷,空气中凝固着的灰色小液滴遇到冰凉的眼睛,好像就要下起灰色的雨。

争吵,分别,重逢。

争吵,分别,没有重逢。

影片里的人们看,听,触,说,既夸张又真实地阐述属于自己的某一段人生轨迹,屏幕偶尔暗下去时,王源可以看到自己那张没有什么表情的脸。

王源不懂电影,更不懂文艺,王家卫式的浪漫,他看得一知半解。

主人公独自坐在香港夜里平缓行驶的双层大巴里,神情有道不出的落寞,而窗外则是无尽的繁华灯影。片尾曲响起的同时,影片戛然而止。

那是一首极节奏明快的英文歌,充斥着各种各样喧哗热闹至极的声音:口哨,掌声,欢呼,喝彩,谈话。

剧情没有完满,那么就选个完满片尾曲顺便给它取个完满的名字好了,似乎这样一来,故事中的种种遗憾就能被一一弥补了,皆大欢喜。

事实上根本没人欢喜。

长长的演员表滚得飞快,白色的方块字体一个接一个迅速地穿梭着,像流水一样匆匆溜走。王源坐在冰凉的羊毛地毯里盯着早已暗下去的液晶荧愣神,眼睛有些干,大概是因为疲惫而发涩,长期蜷曲的小腿如蚁噬般酸麻胀痛。

内心涌上来的悲伤是自然而然的,王源觉得自己再也没有气力了,就像需要拧动发条才能做出滑稽夸张动作的人偶玩具,发条一旦转停了,就不会再自己动起来。

王俊凯真是狡猾,总在他身处一片阴沉夜色将要放弃时,适时给予缥缈的希望曙光,让他一次又一次不受控制地成为为他人而活的提线木偶。他就好像陷入了一个由莫比乌斯环组成的世界,明知毫无希望,却要为了执念重复无谓的挣扎。

或许是时候结束了。王源把脸埋到双臂间,遮掩掉了所有的情绪。

6.

王源或许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,但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。

他以为这一天来到的前提是矛盾,冲突,厌倦,或者是王俊凯总有一天会要来到的婚姻。

王源觉得王俊凯总归是要有一个被世俗接受的家庭的,那时会有一个温柔漂亮的异性出现在王俊凯的身边,她能够理解他的难处,体贴地照顾他的生活起居;但她也会有自己的事业,艺术文艺或者商业,是个内外都能独当一面的优秀的人;她会在那个时候,独占王俊凯如今分给自己还有其他人的全部柔情。

他们还会有一场或许不那么盛大却足以打动人心的婚礼,亲朋好友会夸赞他们是多么的般配,然后祝福他们白头偕老;他们会有一个孩子,也可能是两个,男孩睿智帅气像他,女孩聪明可爱像她…

王俊凯会是个好丈夫,也会是个好父亲。

而这时他怎么办呢?他能做的也不过是微笑着说句“那很好呀。”,然后匆匆卷起他所有的年少轻狂一走了之,就如同生命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让他如此心动的人一样,让那份不知能够称作爱的感情将自己折磨至死,再也不见。

但是王源现在差不多想通了这件事。与其在这里坐以待毙,不如尽快逃离,逃离所有的荒谬滑稽,逃离让他痛不欲生的现状,逃离这段本就不该开始的肉体关系,也逃离那个让他割舍不下的那个人。

只要他的心长着属于天空的翅膀,那么再坚固的牢笼都没法囚禁住他,他终究是属于天空的。

28寸的旅行箱大得有些夸张,王源刚开始的时候以为自己还有挺多东西要带走的,清理的几道才发现其实并没有多少东西。

洗漱用品可以全部换新,衣物数下来其实并不多,公寓里原有的家具电器什么的,连同这间公寓一起都是属于王俊凯的。

王源犹豫挣扎了许久,才终于决定允许自己带走一件能够承载记忆的东西。他翻找了半天,却发现那样的东西其实少之又少,并没有什么可供他选择的余地。

原来自己和王俊凯之间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回忆呀,那就更别说是其他的了。

就算是在全部收拾完了以后,旅行箱里还是空荡荡的,除了几件衣物外便只有一台相机和一台电吹风。他知道相机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,但不知道吹风机有什么。他试着颠了颠重量,随即听见了箱子里头物品磕碰时发出的沉闷声响。果然,对他而言,28寸还是太大了。

他原来以为自己会有需要东西要带走的。

生日那天晚上,王俊凯一直等到演员表全部滚完以后才开始催着王源去睡觉。他明明已经是非常疲乏的样子了,却也一直没有打断其实同样兴致缺缺的王源。

“该睡了。”

少年转了个身,两手捏住他的小腿,笑得天真无害:“不行,你还没给我生日礼物呢。”

王俊凯坦率直爽地大笑起来,王源向来很少向他索要什么,这本是件好事,但却让他感到不安,让他感觉王源其实也并不是那么的需要他。他正欲开口,就被王源抢了话去。

“既然你没准备的话,那我就自己选一个,好不好?”

少年漆黑的眸子在一片灰蒙中亮得惊人,盛放着万千璀璨星辰,温柔缱绻。

“当然好。“王俊凯伸手要去揉王源的发顶,却被不着痕迹地避开了,甚至还微蹙着眉头抱怨了句烟味太重。

王俊凯将手讪讪收回,并未在意,调侃道:“那看来小垃圾是早就想好要什么了?”

小垃圾。王源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与不知所措,但也只是一瞬间。

“是啊。”

嘴角上扬,杏眼微眯,笑肌自然收缩,露出饱满的苹果肌和卧蚕,整齐洁白的牙齿精准地露出八颗,一个完美精确的微笑。

漂亮的,完美的,程式化的,无实质感情的微笑。

“就送它好了。”少年将手指搭在那个烘培店精致的蛋糕盒子上,指尖轻轻划过那几个印刷精美的花体烫金英文字体——Freedomland。

王俊凯神色一凛,绷紧了嘴角。他本就是个聪明人,王源这浅显的话中话,他一听就懂。

“说什么呢小垃圾。“他正了正身子,语气里没有太多波澜。

“你明明听懂了的,王俊凯。”

窗外斑斑驳驳的灯影色块从窗外投射进来,漫漶出一派温和绵长的景象。少年垂下头,毛茸茸的发丝被昏黄的灯光镀了层金边,看起来温暖又柔软。

“你明明听懂了的。”

7.

王源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里,什么也不想做,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登录微博了。

正确的做法难道不是不告而别吗?王源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。他想他还在等,等来自王俊凯的不可能——只要他肯说一句“别走”,或者半句“希望”,甚至是一万分之一句“喜欢”,他都会义无反顾地留下。

目前为止还没有。

在被直接戳穿以后,王俊凯并没有表现出意外的样子。他没有点头说好,也没有摇头说不,就如同从前的所有时候一样,王俊凯习惯于给出模棱两可的答案。

那时他捧着王源精巧易碎的脸,撩开额间细碎的刘海,轻吻着眉心,柔声道:“先睡吧。”

8.

王俊凯回来时,只有餐厅里燃着一盏昏黄的灯。

其实王源并不喜欢这种过于昏暗的光线,但王俊凯似乎很喜欢,所以他便无意识间一直点着这样的灯。

整个房间都被这温暖的灯光填满,熟悉的桌椅锅碗,此时都带上了柔和的光晕。眼前人的眉眼,冷冽却又温柔,他漆黑的眸子里仿佛盛着一碗糖浆,浓稠,馥郁,有毒。

“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啦。”故作轻松的语气。

“回来拿个文件,十点的飞机,一会就走。”王俊凯一眼就看见了那只矗立在玄关鞋柜旁的行李箱。时间本是不够的,但脚下一顿,他还是决定再留一留,王源欲言又止的样子和那个行李箱都昭示着今晚的不同寻常。

王源露出他那程式化的完美笑容,示意王俊凯坐下,让他等等,然后折进了厨房。

王源洗了洗砧板,尽可能慢地去切那块芒果。好像只要他再切得慢一点,那些只会互相伤害的伤心话就不会从两人嘴里蹦出来似的。

然后,仿佛躺在砧板上的不是一个芒果,而是一颗洋葱,一刀一刀,总有辛辣刺激的气体争先恐后地往眼眶里钻,灼得他的眼泪不受控制地往外涌,大颗大颗,一颗接一颗地砸在手背上,炽热滚烫的温度几乎要将手背烧穿,留下永不愈合的丑陋疮疤。

王源洗了把脸,眼泪居然自然而然就止住了。他满意地欣赏着那一小碟方方正正的芒果块,扯出一个微笑。

抽油烟机的金属外壳是曲面的,被擦得铮亮,里头映出的人脸被扭曲拉伸成了别扭难看的样子,上扬的嘴角被使劲向下拉扯,强行拧成了一副欲哭的模样。王源楞了楞,有种被戳穿的尴尬。

王俊凯坐在餐桌前,手头没有别的事,只是单纯地等王源从厨房出来。

“吃点吧,很甜的。”王源笑着将那碟切得漂亮的芒果搁在王俊凯面前。

“不用了。”王俊凯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连拒绝也是冷冰冰的。

都说薄唇的人薄情,如今看来的确如此。

王源有些无措地喝了口水,凉开水从喉管滑下,低温刺激得胃部细细地痉挛,挑起一阵刺痛。

是时候结束了。

王源将随身携带的公寓钥匙从钥匙环上取下来,推到王俊凯面前:“也算是物归原主了吧。”

冰凉的金属片在口袋里被捂得温热,王俊凯捏起那片钥匙,少年温软的体温便顺着金属缓缓流进了他的的身体,而钥匙则又随之重新变得冰凉。

“交给你保管好了,就当是生日礼物。”王俊凯将那把已经凉透了的钥匙推回王源面前。“你想要的也给你。”

王源讷讷的看着王俊凯,他说的每句话都是判决书,字字句句都没有挽留。

一双怎样温柔的眼,一副怎样锋利的眉,睫毛怎样颤动,喉结怎样滚动,脸颊上细细地绒毛以及皮肤下紧实的肌肉是如何牵扯运动的…王源贪婪地覷视着眼前人的一切,妄图将这一瞬瞬都录摄进心中,以便日后读档回忆。

旅行箱还空着呢,不如就多装点回忆吧。

“好。”心脏痛成一团,声音哽在喉咙里,尝试了好几次才勉强发出来。

少年颔首,漆黑眼睫上的尘光轻轻颤动,闪闪发光好似凤尾蝶双翼上翩然洒落的鳞粉。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,然后温柔地凝视着王俊凯,桌下苍白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。他缓缓地开口:

“时候不早了,我也没什么能送你的。”

“那就送你走吧。”





tbc.

未完结 未完结 未完结

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

评论(34)
热度(170)
© 孟非晚|Powered by LOFTER